日本文化的残酷之美日本民族感哀地眺望大陆

时间:2020-10-21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对于日本人来说,人是什么?这个答案是不能写的。花也同样,观花之眼十人十色,非常有趣。但也有一致的,那就是日本人齐举感哀之目,眺望花朵。 日本人观花,情色皆美,然而内

  对于日本人来说,人是什么?这个答案是不能写的。花也同样,观花之眼十人十色,非常有趣。但也有一致的,那就是日本人齐举感哀之目,眺望花朵。

  日本人观花,情色皆美,然而内心焦虑,独缺“悠然”,比不得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

  日本民族,内心紧张,即使面对花,也不能完全释放。日本国土,四面环海,茫无际涯,岛国像落花一样,漂浮在海面,被大陆遗弃。生长于斯的民族,好像先天就被流放了。

  文化的骨子里,那宿命的浪人情结,感发了凄美的物哀之心。浪人寻求归宿,目标是大陆,日本民族“感哀地眺望”大陆。

  同样是海洋民族,希腊民族所居之地因与大陆相连,而有足够的自信,去引领文明的风骚;日本民族则因其孤悬海外,处于文明的边缘,而难免自卑。因自卑,而派遣唐使,而觊觎满洲朝鲜。

  从奈良时代(8世纪)到江户时代(17世纪-19世纪中),日本人,打了两仗,跟唐朝打,跟明朝也打,结果,都像落花一样,败了。

  “感哀”之眼初开时,日本人向唐诗眺望,发现了梅花。从诗里想象,思想和信仰,遂由不朽,转向易逝,将永恒化为瞬间。

  看到花飘零,他们会举行个仪式,而有“镇花祭”,祈祷落花安息。不仅感哀花的姿与色,且与花交心,于是“花道”初现。“插花”的意欲是使花再生,日语里称之为“生花”,浪子宿命,如花开花落。

  一年四季,为“花”凭吊、叹息、悲泣,还有激动和欣喜,心与花同栖、共语,生命的时空里,不知浮游了多少风姿花语?

  奈良时代的绘画,还没有花和草,到了平安时代,应时而开的花草,便在和绘里出现,从镰仓幕府末期到室町幕府时代,受汉画影响,而有“花鸟画”。

  日本人对于自然的艺术眼光,是被中国的宋、元水墨画开了天目的,日本战国末期安土桃山时代的绘画,从花鸟画到花木图,都出现了花的飨宴。

  日本一位植物学者说,没有文化的地方,不会培育花。而以花为底色的文化,显然不像大地那样结实,少有安全感。

  好声音PK快男化学家投毒杀夫男子跳桥砸中公交Rain 退伍全球贿赂地图多地地王收回习马会有可能10万笼中人足协管办分离机场准点率8城市汽车限购汪洋以夫妻比喻中美汶川遗址被淹李天一无罪辩护反式脂肪酸